自1940年代以來,Canon專業鏡頭的發展,一直是追求極致品質。作為一家追求卓越的相機品牌,從一開始便以此目標為使命。

隨著時代變遷、影像技術的進步,Canon依然堅持追求理想,朝著夢想中的鏡頭邁進,在多年來不斷努力及迎接挑戰,終於在1978年,Canon首支以 ”L”命名的高品質鏡頭問世。時至今日,龐大且性能卓越的EF鏡頭L系列,正是為追求極致影像品質不斷付出的成果。

優異的鏡頭講求對影像的表現力,以重現清晰銳利的影像。Canon L鏡頭身上的一圈奪目紅線,正是L鏡頭系列的標誌,象徵著極致的影像表現,同時也實現了Canon對優秀的定義。取名來自Luxury的字首 ”L”,是高性能鏡頭的代名詞,代表鏡頭的光學表現符合最嚴格要求,採用各種特殊光學原料如螢石(一種人工研製的晶石)、精確研磨的非球面鏡片、UD超低色散或Super UD超級超低色散鏡片等,利用其優秀的光學特性,締造超凡的影像銳利度及極致的表現力,贏得新聞、人像及商業攝影等各專業範疇攝影師的一致推崇。

Canon L鏡頭系列不僅於光學表現上受到高度肯定,憑著出類拔萃的鏡頭設計及光學系統,更實現優秀的操控性能及防塵防滴表現,協助攝影師駕馭嚴峻的拍攝環境,發揮出鏡頭的最佳性能。另外,從鏡頭設計、原型製作到品質檢測每個生產環節上,都充份感受Canon對追求卓越品質的堅持,以最精密的生產及裝配技術,不斷提升鏡頭品質。

Canon融合優秀傳統與尖端科技,對理想鍥而不捨的堅持,成就一代EF鏡頭L系列的傑出表現,逐步實踐締造完美影像的夢想。





攝影是捕捉重要時刻、見證歷史的重要工具,衝擊視覺的影像,更可改變世界。專業攝影師身負不同的使命,長時間的守候,等待關鍵時刻的來臨。因此,他們所選擇的拍攝裝備絕對不容有誤,Canon EF L鏡頭系列憑藉多項頂尖光學科技,駕馭嚴峻環境,是全球眾多專業攝影師最可靠的工作伙伴!

享譽全球的生態攝影師Paul Souders,榮獲無數國際獎項,多年來走遍世界,於極地追蹤野生動物足跡,而陪伴他工作的正是Canon EF L鏡頭系列;在他鏡頭下的影像,壯麗開闊震撼人心,喚醒我們關注保護地球及瀕危野生動物的重要性。就在去年 (2013年),Paul Souders以一幅以北極熊為主體的作品,成為「National Geographic國家攝影雜誌攝影大賽」的大獎得主,同時勇奪BBC野外生態攝影大獎(動物與環境組別) 。

30多年來,Paul Souders一直以專業攝影師的身份環遊全球七大洲進行拍攝,作品常見於各類型國際刊物包括《國家地理雜誌》(National Geographic)、法國及德國發行的地理雜誌《Geo》、《時代雜誌》(Time)及《生活雜誌》(Life),以及數以百計的印刷品及廣告企劃中。

Paul Souders近年於北極拍攝的作品獲得廣泛認同及推崇,先後贏得2011及2013年度英國廣播公司年度野外生態攝影比賽(BBC Wildlife Photographer of the Year)及2013年度國家地理攝影大賽(National Geographic Photo of the Year)的第一名。

過往30年間,他的攝影足跡遍佈逾50個國家。他體驗過與海豚親吻、受企鵝拍打、被海象以頭撞開、面對獅子及大大小小動物的威嚇,種種經歷令人難忘。更曾經花了整整27個小時,以一個平底鍋挖出深陷賽倫蓋提(Serengeti)泥沼中的狩獵車。 儘管如此,他仍相信攝影是世界上最好的工作。

Shoot into the Light

『 在加拿大哈德遜灣進行6星期單獨探險之旅時,我發現一隻北極熊正獨自走過一塊窄長的冰塊。當時我身處北極圈附近,天氣晴朗無雲,太陽在接近地平線的地方;在如此高緯度的地區,日落可持續數小時。北極熊正一步一步在冰上走著,冰塊隨海洋中的水流漂浮,而我的汽艇則受海浪及風勢影響變得十分顛簸。眼前是一幅美景,但情況卻十分危急。我需要小心翼翼地駕駛著汽艇,避開冰塊及避免驚動北極熊,然後將EF 500mm f/4L IS USM鏡頭伸出窗外拍攝,同時保持汽艇及航行的方向。

我曾想從另一個方向進行拍攝,讓橙色的陽光從我身後正面照耀北極熊,但情況所限我無法將汽艇駛向牠的另一邊。於是我就在我身處的位置,差不多正對著太陽拍攝。我非常喜歡這幅逆光相片,光線從北極熊身後把牠身上的毛照得透亮,讓牠在温暖的黃昏光線下仿彿散發著耀眼光芒。』

Learn New Skills and Take Risks

『 我一向對水底攝影不感興趣,直至數位攝影的出現,讓我不再局限於使用龐大沉重的手動相機及每卷只能拍攝36張底片的痛苦與不便,加上可即時於數位單眼相機的螢幕上觀看拍攝影像,以及全面支援各類型鏡頭及容量極大的記憶卡等優點,使我立即投身水底拍攝的懷抱。這是一個嶄新的攝影世界,有著數之不盡的全新拍攝題材及有待學習的新技術,並且完全改變了我對自然界的看法。

於極地的冰冷海水中拍攝如海象般難以預測的龐然大物並非簡單事。我難以想像為何仍有不少人會特地到此冰海游泳,當然能夠欣賞到這些體形龐大的動物在自然環境中暢泳絕對是美妙的體驗。海象在陸地上顯得笨拙、好鬥且氣味難聞,但在海洋中牠們卻表現優雅,是個喜怒無常的大個兒。

這幅影像在我腦海中已構思多年,但要真正拍攝出來卻需要大量的準備工夫,包括要在位處北極圈以北800英哩的斯瓦巴群島租用一艘鋼質汽艇,並將數百磅重的水肺潛水裝備及水底攝影器材從西雅圖家中連番運送、轉乘4次飛機運抵拍攝目的地。海象體形龐大,好鬥、捉摸不定的感覺;我本著莫大的勇氣及信念才能跳入水中與之共泳,並只能祈求好運降臨。我們航行至斯瓦巴群島上其中一處海象棲息地,發現有數隻海象正在水中暢泳。我立即穿上裝備,於腰間繫上一條由船長握著的破舊繩索作為安全措施,隨即跳入水中拍攝。

刺骨的海水冰冷得令人難以想像。當寒冷的感覺慢慢消退後,我彷彿如愛玩的海象兄弟般踢動腳蹼,此時一隻身體龐大的雄性海象及兩名追隨者圍著我好奇地打量,然後向我游近。雄性海象朝我直衝過來,以其口鼻及獠牙向我施以重擊,就連船上的同伴也能聽見象牙撞向半球型相機玻璃殼所發出的巨響。就在牠向我接近及襲擊期間,我趕緊不斷拍攝,事情發生之快讓人來不及害怕。

在水中我大多使用EF 16-35mm f/2.8L II USM鏡頭拍攝,因為它具備變焦鏡頭的靈活性,而且全焦段內影像均銳利無比。當置身水底時 , 讓人目不暇給的海洋動態不斷發生,根本没有可能叫一切暫停讓你更換鏡頭。變焦鏡頭能夠讓我因應主體動作快速地作出反應,立即調校至最理想的焦距及構圖捕捉眼前這一刻。

對於雄性海象的襲擊,我當然没有繼續挑戰對方的耐性,完成後我拼盡全力以最快的速度游回艇上。有時候,當你拍攝到想要的影像後,盡速離開方為上策。』

Get Close and Stay Low

『 我乘著一艘俄羅斯製的破冰船到達沿南極洲威德爾海近斯諾希爾島的一個皇帝企鵝群棲息地。破冰船破開長達數英哩、近兩公尺厚的冰層後,終於抵達可看到企鵝築巢棲息的地方。之後我們乘坐直升機抵達距離企鵝群少於一英哩的地方,再迂迴地於冰上行走逾一英哩才抵達。我們只可在此逗留2至3小時拍攝,之後便要起身返回破冰船。一想到我們不惜千里迢迢到來卻又要急著離開,實在可惜。

對於經常在地球上偏遠地方工作的我,機身輕巧、擁有高解析度的全片幅EOS 5D Mark III,能完全滿足我各種拍攝需要。由於體積較小,外出工作時我可以同時攜帶兩至三部相機,每部裝上不同鏡頭,方便我於極短時間內快速選用不同焦段視野拍攝。我只需一個小的背包或相機袋,輕裝上陣,就能拍出高畫質影像,不須為器材過大或過重而煩惱。

有時我會盡量利用在冰上的拍攝時間。當看見很多攝影師只將相機裝在腳架上,然後從他們的視線水平舒適地拍攝,絲毫没有想過改變拍攝視野,此情況讓我覺得十分驚訝。我一向喜歡從動物的視線角度出發,由牠們的視點觀看世界。雖然此做法會令自己看起來顯得笨拙,而且弄得又濕又冷極不舒服,但卻可以取得更吸引的拍攝角度。

我小心翼翼地慢慢走著,以免打擾正在休息的小企鵝。我走到一處微微高出的地方,發現視野極佳,放眼望去是數以百計企鵝聚集的壯觀畫面。於是我俯身地上,於雪地上慢慢爬行,手持EF 17-40mm f/4L USM變焦鏡頭調整至最理想的拍攝視野。我習慣於拍攝刁鑽角度時使用Canon的直角觀景器,避免扭傷頸部也方便拍攝。這些年幼的小企鵝在雪地上休息或遊玩,顯得十分可愛,此時剛巧一隻成年企鵝走入畫面中餵哺孩子,正是我所期待的拍攝畫面。』

探索極地瞬間